当前位置 >> 主页 > 亿站通网络 >
户用光伏贡献度调查:短期弥补电力缺口 中长期
日期:2021-10-16

  在近期局部地区电力紧张的背景下,户用光伏(属于屋顶分布式光伏)被赋予“弥补电力缺口+

  户用光伏是将光伏组件置于家庭住宅顶层,在广大农村地区安装较多,政策面也对“光伏扶贫养老工程”十分支持。《证券日报》记者近日在山东、河北等地展开调研并了解到,短期内户用光伏对当地的电力可起到一定补充作用;此外,从回报率来看,年化有望超过10%,甚至达到13%或更高。

  近期,政策面在推动光伏产业发展方面不断加码。10月12日,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上,中国发出最强音:“中国将持续推进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调整,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在沙漠、戈壁、荒漠地区加快规划建设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项目,第一期装机容量约1亿千瓦的项目已于近期有序开工”。

  9月3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自然资源部等十部委发布《关于印发全国特色小镇规范健康发展导则的通知》提出,“推动能源清洁低碳安全高效利用,引导非化石能源消费和分布式能源发展,有条件的可开展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推行清洁取暖和合同能源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能源局9月8日发布消息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共报送试点县(市、区)676个,全部列为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同时,要求各试点地区改善新能源开发建设营商环境,降低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建设非技术成本,减轻投资开发企业负担。

  10月9日,浙江省丽水市发改委征求意见并提出,对丽水市区(含莲都区和丽水开发区)2021年、2022年、2023年并网的户用分布式光伏项目给予一次性建设补贴,补贴标准分别为0.60元/瓦、0.50元/瓦、0.40元/瓦;补贴资金由市财政、莲都区或丽水开发区各承担50%。

  山东航禹能源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丁文磊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户用光伏近年来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去年全国安装量已突破10GW规模,在光伏总装机量中起着重要作用。可以说,一个个微型“发电站”让千千万万个家庭从“用电人”向“发电人”角色转变,不但使农民收入增加,也让乡村振兴找到了新的载体和抓手。

  “在当前电力紧张的局面下,光伏发电短期内可起到一定的补充作用。”隆众资讯新材料事业部光伏产业链高级分析师于多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不过,光伏发电远距离传输损耗较大,目前基本只能当地发电当地消纳;加之光伏夜晚不能发电,所以其仍无法取代煤电。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已有上市公司开始积极布局户用光伏。例如,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平台提问国轩高科在户用光伏方面是否有涉及,回复称,“今年7月27日,公司与晶科能源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旨在围绕‘光伏+储能’产品研发生产、分布式光储系统开发销售、一站式综合性解决方案、光储充电设备、光储整县推进等领域,开展战略合作。”

  林洋能源在半年报中表示,公司将整县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作为公司新能源板块业务推进的重点工作部署。目前,公司侧重在中东部地区,正在与二十多个县(市、区)的相关单位部门就整县屋顶分布式光伏项目进行开发洽谈和资源调研规划等,推广包括分布式光伏、储能、充电系统、智慧能源管理系统在内的“林洋零碳方案”,其中分布式光伏项目平均每个县(市、区)潜在开发规模在300MW左右,整县推进分布式光伏项目可开发资源超过5GW。此外,公司位于安徽阜阳临泉的20MW农光互补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给当地800户居民每年每户增加3000元的收入。

  在记者的家乡山东省周疃村,当地一家能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正常情况下,200多平方米的房屋屋顶可安装装机容量为30KW的光伏发电设备,需投入10.5万元左右的费用。装机前,用户与设备商要签订相关合同;装机后,设备商会帮助用户在当地发改委备案,后续设备产生的发电量便可直接由电力部门回收。

  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初步测算,30KW的光伏发电设备平均每日发电量为120度左右,全年能发电4.38万度。按当前每度电收益0.4249元/度(山东省执行的脱硫煤电价为0.3949元/度+国家补贴0.03元/度)计算,每年发电收益近1.9万元,即6年(考虑到损耗等)左右可收回成本。此外,公司承诺,光伏发电设备质保期为25年,只要非人为破坏,公司保修包换新,简言之,剩下19年左右的发电量便是用户的盈利。”

  而在距离周疃村500公里外的河北省甲士村,村民殷红(化名)也刚刚尝到安装户用光伏的“甜头”。

  殷红告诉记者,她家屋顶于今年7月份安装了38块光伏组件(自付全额费用),9月底收到电力部门打至其电费收益卡上的发电量收益。“1个月收益近1000元。”

  记者以家中有安装户用光伏发电设备需求为由,致电当地一家能源公司工作人员。据其介绍,公司装机基本分为三种模式,即与上述山东案例类似的自付全额费用模式、基础模式以及用户和能源公司合作模式。

  具体来看,若采用基础模式,则用户无需承担前期投入,能源公司租用用户屋顶并根据所安装光伏组件板块数量支付租金。以安装30块光伏组件为例,此模式前5年每年可收租金1800元(60元/块);第6年租金调整后每年可收租金1200元(40元/块),租赁期为25年。25年内的发电量均为能源公司所有。

  若采用用户和能源公司合作模式,用户先以每块55元的价格向能源公司支付保证金,12年后全额退还;仍以安装30块光伏组件为例,12年内,能源公司以租用用户房顶的方式每年向用户支付租金600元(20元/块),所得发电量收益为能源公司所有;从第13年起,能源公司将设备赠予用户,所得发电量收益为用户所有。设备质保期同样为25年。

  上述工作人员介绍,30块光伏组件一年发电量为2.2万至2.5万度左右,而一度电的收益为0.394元/度(包含国家补贴0.03元/度),即一块光伏组件一年发电量所得收益近300元。

  对于“光伏发电设备发电量衰减率”的问题,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每年衰减率不到0.5%,20年后的衰减率不足10%。换言之,首年发电量为1万度的线度。

  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由于农村户用光伏屋顶比较分散,这给专业运维带来了一些挑战,当然这也是培养专业运维人员本地化的机会。有了规模效益,运维成本也就会降低,专业化运维商业模式也在迅速启动中。

  在祁海珅看来,户用光伏属于布置零散性的分布式发电能源,很多用户都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并网模式,在电网不断电的情况下,对于户用光伏安装量比较大的区域,民生用电问题则会更有保障。此外,户用光伏虽然单体装机较小,但基本上每月都可收到发电收益,资金回收见效快、流动性也较好。

  鸿达光伏创始人刘继茂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相对于银行等理财产品,户用光伏投资回报率超过10%,而且稳定,可以当成一种理财手段。

  记者根据上述山东案例10.5万元的初始投入为例,考虑到衰减率,6年时间回本,剩余19年的光伏发电收益累计约为34万元,年均回报率约为13%。

  上述河北省能源公司工作人员也为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理财模式计算,同样块数光伏电池板的情况下,第三种模式将比第二种模式的实际收益高出数倍。粗略计算,1万元的设备一年发电量收益将达1800元—1900元,即年回报率在18%—19%之间(注:该计算方式未考虑设备发电能力衰减)。

  上述山东能源公司工作人员提示,“近期光伏原材料价格可能要上涨,还需抓紧时间做决定。”丁文磊也表示,近期光伏组件价格持续快速上涨,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抑制一部分户用光伏安装积极性,若光伏原材料稳定趋降,则对下游市场的规模有积极促进作用。

  祁海珅表示,VTN美酒爆品——堡歌家族老藤酒的创新之路,2020年国内户用光伏装机容量是10.1GW;今年前8个月,户用光伏新增装机9.52GW,平均每月为1.2GW左右。虽然近期硅料涨价带动组件价格上涨,会影响一些安装积极性,但今年全年户用光伏装机预计会超过去年。

  在丁文磊看来,随着“双碳”目标的提出,光伏行业进一步走进了寻常百姓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未来光伏行业进一步爆发的雄厚基础,但“全民光伏”理念仍任重道远。